2019年4月9日星期二

南非:新激进左翼政党决心实现社会主义



南非新成立的左翼政党——社会主义革命工人党(Socialist Revolutionary Workers Party, 缩写SRWP),于2019年4月4-6日在约翰内斯堡举办该党的创党大会。

2019年3月3日星期日

士毛月补选:选民仍未准备好接纳进步的第三势力



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PSM接受并尊重选民在士毛月补选中的选择。尽管社会主义党在这次士毛月补选中遭遇惨败,但是并无阻社会主义党坚持打造人民力量促进社会进步改革的努力。社会主义党将检讨本身的不足,并调整步伐继续前行。

2019年2月16日星期六

士毛月补选四角战:社会主义党逆流而上



2019年2月16日

雪兰莪州士毛月州议席补选上演四角战。这是我国自2018年全国大选希望联盟上台执政联邦以来的第六场补选,也是雪州自509以来的第四场州议席补选。

社会主义党虽然已经是第四度在士毛月上阵竞选,但这是社党首次参加补选。经历了2018年5月9日全国大选的“惨败”,社会主义党在这次补选中也将面对艰巨的选战。社会主义党派出青年团委员聂阿智(Nik Aziz Afiq)上阵这次补选。

2019年2月9日星期六

委内瑞拉:一场帝国主义介入的政变正在进行中

 

美国帝国主义势力及其全球各地的犬牙们,正积极支持委内瑞拉右翼反对派的政变努力。帝国主义势力企图推翻尼古拉斯.马杜罗领导之委内瑞拉政府及摧毁玻利瓦尔革命的计划,正在升级并进入新的阶段。美国帝国主义甚至可能会不惜一切在这个全球最大石油储存国复制另一个“叙利亚”。

2019年1月15日星期二

罗莎.卢森堡逝世百周年祭


2019年1月是德国左翼革命家罗莎.卢森堡(Rosa Luxemburg)逝世一百周年。罗莎.卢森堡将其一生奉献予国际劳动人民的解放事业,也为后人留下了丰富的激进思想遗产。

2018年11月9日星期五

德国革命百年祭




2018119日是德国十一月革命的100周年。

1918-19年德国革命,又称“十一月革命”,是第一次世界大战进入尾声时席卷德国的革命浪潮,群众起义推翻了德意志帝国威廉二世的君主立宪政权,建立一个议会民主共和国。不过,革命后诞生的社民党新政权,为了维护上层统治阶级的利益,不仅骑劫革命成果,还不惜一切手段去镇压激进左翼革命力量,葬送了实现社会革命的历史时机,也打开了让极右反革命势力不断增长的空间,演变成后来波及几乎全世界的历史灾难。

1918-19年德国革命,从德国公海舰队的海员起义开始,触发大规模的反政府示威浪潮,短短数日内迫使德国皇帝威廉二世于1918119日退位,随之诞生了后来被称为“魏玛共和国”的新政权。德国社会民主党的右倾改良派势力骑劫革命成果。革命左翼力量因不满社会民主党领导的新政府背弃工人阶级的利益,而于19191月发起二次革命,但遭到社民党政府镇压,社民党政府甚至利用极右翼的准军事组织镇压左翼力量。德国革命家罗莎.卢森堡和卡尔. 李卜克內西等人惨遭反革命势力杀害。1918-19年德国革命于1919811日《魏玛宪法》生效后算是告一段落。随后数年的德国政局仍然在革命与反革命角力间动荡,而魏玛共和国于1933年希特勒上台后正式终结。

2018年11月5日星期一

政府医院清洁工向成立职工会迈进一步




尽管遭到资方的多番刁难、恐吓及威胁,政府医院的支援服务工人,尤其是清洁工,成功在承认职工会的投票中取得多数,为成立工会向前迈进重大一步。

2018年9月20日星期四

政府医院支援服务承包商阻挠工人组建工会





马来西亚半岛政府医院支援服务工人联合会(National Union Of Workers in Hospitals Support and Allied Services)寻求承认职工会地位的努力,正遭到雇主的百般阻挠。雇用政府医院清洁工人的私人承包商公司,使出各种下三流手段去打击工会。

2018年8月8日星期三

孟加拉:巴士撞死人引爆学生抗议浪潮




孟加拉首都达卡巴士撞死两名学生,引发声势浩大的示威浪潮。众多当地学生于2018729日走上街头示威抗议,要求政府加强道路安全,保障公路使用者的安全,并对付违反交通规及鲁莽驾驶人士。示威学生不满孟加拉当地公共交通系统所存在的贪腐与缺乏规管问题。示威学生进行堵路抗议,示威活动导致学校纷纷关闭。

2018年7月30日星期一

当清洁工罢工,法官也要自己洗厕所!



2018/7/30

昨天(2018年7月29日),一众法官和法庭官员在国家首席大法官里察马拉尊的率领下在吉隆坡法庭大楼进行清洁运动,受到媒体瞩目。媒体的关注焦点是地位高高在上、“身娇肉贵”的法官们也要亲自动手做“低下的”清洁工作,包括清洗法庭厕所。可是,尽管新闻报导中有所提及,但却被人忽略了一个更重要的事情:吉隆坡法庭的清洁工已被欠薪多个星期!

2018年6月26日星期二

从“为家庭主妇缴交公积金”到承认家务劳动为一种职业


稿于2018620日(刊载于《当今大马》2018/6/21《星星之火》专栏,刊出题为《家务也是经济劳动:从保障主妇权益到性别平等》)

世上有一种工作——长工时、没假期、没有升职机会,而且也没有任何薪金,你会愿意做吗?这种工作叫家庭主妇。

新上台不久的执政联盟——希望联盟——之前为迎战第14届全国大选而提出的《希望宣言》中,将“为家庭主妇缴交公积金”列为其百日十大新政之一。《希望宣言》的第36项承诺中有进一步阐释这个政策:“缴纳的份额当中,2%从有工作的丈夫所缴纳的公积金中扣除,以便不增加家庭的额外负担。同时政府将为主妇们每月缴纳50令吉,以此感恩主妇们的奉献。”

副首相兼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旺阿兹莎走马上任时,就提到让家庭主妇获得公积金是其优先执行的事项。旺阿兹莎指出,从丈夫薪金扣除的2%,并非额外的扣除,而是从既有的11%每月公积金缴交份额中扣除出来。不过,由于资金筹备及法律限制上的问题,这项措施未能在近期内落实。

希盟政府提出落实为全职家庭主妇缴交公积金的措施,是一个值得肯定的做法,因为提出这项建议至少反映新政府承认了一个一直以来被我国社会普遍忽略的事实:我国社会并没有充分认可家务劳动的经济价值。

家务劳动,包括了煮食、洗衣、清理打扫家居、照顾家里的小孩等繁杂的工作。一个家庭的家务劳动一般上是由结了婚但没有出外工作的女性(妻子)——也就是家庭主妇——所担当起来。如果一个家庭雇用一名家庭帮佣来煮食、洗衣、清理打扫家居、照顾家里的小孩等工作,至少也要每月支付这位家庭帮佣1000令吉(别忘了目前我国半岛最低薪金是1000令吉)。但是,一位当起全职家庭主妇的已婚女性,却是如同《希望宣言》中所谓“默默付出不计回报”那样,没有因为其从事的家务劳动而获得一分钱的酬劳。

虽然没有承认家务劳动的重要性,但希盟在其《希望宣言》中确实承认必须保障家庭主妇的权益,而提出为没有在外工作的全职家庭主妇缴交公积金的措施。

2018年5月21日星期一

2018年委内瑞拉总统大选:经济危机与帝国围剿下艰巨的选举挑战


2018/5/21

过去近二十年来,经常被美国为首西方势力绘声绘影指控为“独裁政权”统治的国家——委内瑞拉,于2018年5月20日举行了该国自玻利瓦尔革命近二十年来的第24场全民民主投票。

在美国帝国主义势力撑腰的大部分右翼反对派抵制选举下,这次委内瑞拉总统大选的投票率只有45.99%(委内瑞拉总统选举最高投票率是2012年的80.48%)。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PSUV)候选人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ás Maduro)赢得逾620万张选票(占得票率67.79%),以压倒性的优势蝉联总统一职。其最接近的对手是反对派“进步联盟”(Avanzada Progresista)候选人——拉腊州前州长亨利.法尔康(Henri Falcón),得票192万张(占得票率20.98%)。另外两名总统候选人,福音派牧师兼富商哈维尔.贝尔图奇(Javier Bertucci)得票98万(占得票率10.83%),而玻利瓦尔阵营内的左翼异议人士雷纳尔多.吉亚达(Reinaldo Quijada)则只获得3.6万张票(占得票率0.39%)。

2018年5月17日星期四

全民海啸下的社会主义党:反思与前瞻


2018/5/17

第14届全国大选掀起“全民海啸”,将执政联邦61年的巫统国阵政权冲倒。这是一个很多人都意想不到的结果,选前还有许多人担忧国阵会重夺国会三分二议席或雪州政权可能重新落入国阵手中,但积累多年的民怨终于在票箱内爆发,其威力足以将近年丑闻不断的纳吉领导巫统国阵政权给推翻。这是我国民主抗争中一个重要的胜利与突破。

这次大选中单独上阵、竞选议席很少的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也被淹没在这次“全民海啸”中。社会主义党在其竞选的4国12州选区中遭遇惨败,全部候选人失去按柜金,连两届国会议员古玛在和丰以社会主义党旗帜守土也败北。显然,这是一个冲着推翻纳吉政府的巨大海啸,候选人的素质和政党所提出的政纲,几乎完全不是选民投票的考量因素。选民为推翻国阵而不惜一切,包括牺牲掉被认为是无关大局的小党——社会主义党,转向支持希望联盟(半岛西海岸和东马)或伊斯兰党(半岛东海岸)。

社会主义党在大选中单独上阵而全军覆没,是意料中事,只是得票之低,无不让支持左翼进步力量的人们感到沮丧。

2018年5月12日星期六

政治海啸冲倒巫统国阵61年政权


2018/5/12

2018年5月9日,历史会记住这一天。一场“选民海啸”,将盘踞了61年的联邦政权推翻。当然,吊诡的是,改朝换代后的新首相,却是我国史上曾经在位最久的首相——马哈迪。这是一个充满矛盾的历史时刻,而马来西亚人民也步入新的政治挑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