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10日星期日

重启经济,照常营业?


稿于2020年5月4日(刊载于《当今大马》2020/5/7《星星之火》专栏

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肆虐全球,我国马来西亚也无法幸免。在疫情仍未消散之际,全球经济危机已经接踵而来。国际货币基金已预测全球可能出现自19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萧条。国际劳动组织甚至担忧,全球经济因冠状病毒疫情而放缓,意味着在非正规经济领域中就业的16亿工人(如合约工、零工、自雇人士等)将面临失业风险,相当于将近全球劳动人口的一半。

冠状病毒大流行爆发以来,全球多国政府采取各种各样的防疫抗疫措施,包括封城、行动管制、停工、停课等,导致大部分经济活动停摆,而经济生产链和供应链也大受影响。各大航空公司因游客量剧减而开始大规模裁员,酒店业和旅游业深受打击而出现倒闭风潮,工厂停工停产也让工人收入大幅度缩水,而资本家自己相互剥削的(注1)股票市场也哀鸿遍野。随着疫情在部分国家逐渐舒缓,包括马来西亚,有关国家的政府也迫不及待要恢复经济活动,有者战战兢兢,有者则不惜面对另一波疫情冲击的风险去“重启”经济。不过,如果认为经济“重开”后会在未来数个月内迅速地恢复到疫情爆发前的程度,其几率比冠状病毒病疫苗研发成功前不会再次爆发疫情还要来得低。

在爆发疫情后,加上实施行动管制令,我国政府推出一系列所谓的“关怀人民经济振兴配套”,尽管在某个程度上能够在疫情高峰与行管令期间舒缓中低收入人民的困境,但是就中长期来说,仍然不足以应付全球经济衰退对普罗人民的冲击。

2020年5月1日星期五

重重危机当下为劳动人民建设更美好未来(2020年五一劳动节联合声明)



2020年五一劳动节联合声明

2020年5月1日

重重危机当下为劳动人民建设更美好未来


(这是由东南亚左翼政党与劳工团体所联合起草的声明,并获得来自东南亚区域内外团体的支持联署。)

过去数个月来,世界深受冠状病毒大流行疫情影响并瘫痪。东南亚国家也无法幸免。这场影响广大人民的公共卫生危机,是在生活各个领域繁衍社会不平等与不公的更深重全球资本主义危机的一部分。这场疫情爆发之际,全球已正在面临气候危机,而也在催化着另一场危机——可能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严重的经济衰退。

工人阶级和贫困人民是最受这场冠状病毒疫情冲击的群体。除了威胁着普罗人民的健康与性命,疫情也造成东南亚区域的大批工人阶级和贫困人民失去收入及失业。工人面对被裁减或解雇,以及被迫减薪。与此同时,零工经济中的工人却继续冒着性命受威胁的风险在缺乏适合防疫装备下工作。移徙工人、难民、非正式部门工人、日薪工人及其他许多工人,是统治阶级处理疫情不力的首当其冲者。受疫情影响国家政府所实行的好些社会援助项目,却远不足以减轻劳动人民和贫穷社群的困境和苦难。

不断推动公共服务私有化与商业化并取消管制金融资本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已严重削弱我们面对社会危机的社会免疫力。过去四十年对公共医疗保健的侵蚀,已严重削弱政府有效应付当前危机的能力。

在最近这场瘟疫大流行危机中,我们见证了一些国家的政府利用危机,通过增加军方和警察的权力,去加强打压劳动人民和弱势群体的力度。不断增加的国家监控,也在巩固这些政府的专制本质。我们不应允许高压政府利用疫情作为压缩民主空间及镇压人民运动的借口。

随着多重危机在国际层次上爆发,资本主义经济将无法“照常营业”。这正是时候我们重新思考并挑战现有的经济模式。当前的经济模式已造成贫富之间的差距日益扩大,并让工人阶级在疫情当下承受最严重的打击。是时候我们共同建立跨越国界劳动人民之间的团结互助,以推动社会经济方向的改变,保障并改善社会上每个人的生活素质。

今年的五一劳动节,适逢这场全球危机,提醒着世界各地的工人阶级,我们争取一个更公平、更安全且更好的世界之抗争,若没有劳动人民为要求真正社会改变而团结互助、组织并动员起来,是不可能成功的。

2020年4月22日星期三

冠状病毒、经济萧条与资本主义



 稿于2020年4月14日


在中国中部的江汉平原上,长江的滔滔江水奔流过这么一个地方:位于长江西北岸的汉阳县,流传着钟子期和俞伯牙《高山流水》的知音故事,这里曾经是工业重镇,清朝末年洋务运动时期是“汉阳造”步枪的生产地;同样位于长江西北岸、汉阳县北上一点的汉口,是个商业集中地,英国、俄国、法国、德国和日本曾在此设立租界,民国时期有“东方芝加哥”之称,曾是1923年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的现场,那场罢工遭到军阀吴佩孚镇压,在汉口活动的林祥谦、施洋等工运人士遭到杀害;隔着长江的对岸,位于宽阔江水东南岸的武昌,则是政治中心,百年前更是处于时代剧变的风眼,成为推翻清朝统治的辛亥革命之爆发点。汉阳、汉口及武昌,组成了所谓的“武汉三镇”。1926年11月,国民党领导的北伐军攻下原本由北洋军阀控制的武汉三镇,将三镇合并成一个城市。1927年,国民党“左派”将国民政府迁至武汉,让这座城市当了六个月的中华民国首都,跟蒋介石另组的“南京国民政府”分庭抗礼。1938年,为期四个月半的武汉会战,死伤人员数十万计。1967年文革高潮时期,武汉街头成为造反派“工总”与“百万雄师”发生激烈流血冲突的战场......

 历史上曾处于战乱、动荡与革命中心的武汉,在迎来二十一世纪的二十年代之际,则成为了席卷中国甚至全球的传染病大流行爆发地。2020年由武汉开始爆发的“病毒革命”,已为全世界带来巨大的冲击,包括当今地球上最强大的国家,无论是老牌的帝国、早已没落的帝国还是新兴强国,都无法幸免。封城、隔离、限制行动、禁止聚会、社交疏远,已经变成不少地方的“新常态”。世界各地人们的生活形态出现了显著变化,而好些底层人民的情况更是愈加恶化。世界因一场冠状病毒引起的传染病大流行,再次处于历史的转捩点。

这场“病毒革命”——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又称“武汉肺炎”)的肆虐,在全球范围牵引出更深重的危机。冠状病毒病的大流行,固然是带来了威胁无数人民生命健康的全球公共卫生危机,但是真正造成全球灾难的,是资本主义。或者更直接一点,资本主义就是灾难。

2020年4月10日星期五

超越经济振兴配套,大马经济需“新政”!

文/再也古玛(Dr. Jeyakumar Devaraj)——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主席
译/岑建兴

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对大马政府日前宣布的关怀人民经济振兴配套附加措施表示赞许。社会主义党认为该经济振兴配套附加措施已部分回应了针对早前3月27日发布首轮振兴经济配套的批评。在宣布首轮振兴经济配套后,许多企业界的声音批评政府未有足够支持中小型企业(SME)的措施。中小型企业指的是雇用少于150名员工,或/及每年度总销售额少于2500万令吉的企业。中小型企业是我国经济的主干,总共雇用国内三分之二的劳动力。

2020年3月22日星期日

人民健康论坛:政府控制新冠肺炎所应采取的额外措施

人民健康论坛(People’s Health Forum)的代表于2020年3月21日呈交一份备忘录予首相署,建议政府在控制新冠肺炎上所应采取的额外措施。这份备忘录共获得52个公民组织与56位个人联署支持。

2020年3月8日星期日

为何希盟政府会倒台?


文 / 再也古玛(Dr. Jeyakumar Devaraj)(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主席)(英文原文发表于2020年 3月3日)
译 / 周小芳

过去十天来所发生的事情,可能令许多马来西亚人感到困惑。政客间的政治结盟在数小时之内形成与解散,不同的人发表了自相矛盾的声明。但是,当我们观察主要参与者(马哈迪、阿兹敏,安华和慕尤丁)的利益和意图时,就更容易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以下是我的看法。

2020年1月11日星期六

联合声明: 反对向伊朗开战

联合声明
2020年 1月10日

反对向伊朗开战

我们对美国与伊朗之间最近非常严重与危险的冲突升级感到担忧。

2019年12月29日星期日

2019年:反抗的一年


2019年将作为世界人民反抗的一年载入史册。从年头到年尾,从非洲到亚洲还有拉丁美洲,各地人民走上街头,有人被逮捕,有人被催泪瓦斯、橡胶子弹、警棍等国家暴力机器所使用的武器残酷攻击,有人甚至牺牲了性命。在这波澜壮阔的人民反抗浪潮中,有者推翻了独裁专制的政权,有者迫使政府取消原本意欲推行的反人民政策,有者至今仍然前仆后继走上街头争取彻底的社会改变。过去一年,我们也见证了世界各地的青年学生积极动员,为争取气候正义而向全球统治阶级呛声。

2019年席卷全世界的群众抗争浪潮,唤起了我们对过去历史上重大革命浪潮的记忆,无论是1848年革命、1917-1923年以俄国革命为开端的国际革命浪潮、1968年的造反浪潮,还是1989年东欧剧变的示威浪潮还是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2019年将在世界人民抗争历史上留位。

过去一年来,阿尔及利亚、苏丹、伊拉克、加泰罗尼亚、法国、香港、印度尼西亚、印度、智利、厄瓜多尔、海地、波多黎各等地爆发的示威浪潮,尽管起因各有不同,但是这些示威相互影响,无论是在抗争的方向还是示威的手段上。大多数的示威浪潮都是因为民众对压榨普罗人民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所积累的不满,以及追求更大且能真正参与决策的民主空间。

当前世界各地右翼势力的威胁仍然巨大,玩弄族群政治、种族主义、排外、恐同等仇恨政治的右翼政客,仍在美国、英国、巴西、印度等国掌控执政大权,而没执政的国家地区则大搞民粹主义煽动去扩大政治影响力,并且对反对声音的打压手段愈来愈强硬。在右翼扩张的另一端,则是世界各地进步分子和底层人民为挑战资本主义统治权威的社会动员,不断为人民追求社会解放的抗争注入新的气息与动力。

就在送走2019年迎来2020年之际,让我们回顾一下2019年发生在全世界各地的部分重大抗争运动或事件。(排名不分先后)

2019年12月6日星期五

医院清洁工抗议官联公司承包商破坏工会

来自北马州属的政府医院清洁工人,于2019年12月2日前往位于布城的卫生部请愿抗议,反对获颁政府医院支援服务特许专营权的公司破坏工会。

2019年10月26日星期六

人民群起反抗新自由主义政权的智利之春



 
2019年10月25日,逾100万人走上智利首都圣地亚哥街头,抗议右翼总统塞瓦斯蒂安.皮涅拉所奉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并要求皮捏拉下台。

2019年10月23日星期三

《小丑》:一个超级大反派对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控诉


最近最火热的好莱坞电影,应该非《小丑》(Joker)莫属。笔者也来跟风一下,写一写关于电影《小丑》的一些粗浅看法。已经有很多影评从不同角度去评论或解析这部电影,所以这里写的可能只是拾人牙慧,没人讲过的可以当作补充。

以笔者肤浅的见解,电影《小丑》并非只是一部改编自超级英雄漫画的惊悚片,而是反映了当今新自由主义经济下血淋淋社会悲剧的写实纪录片。

《小丑》由拍过不少喜剧片的Todd Phillips执导,主角亚瑟.佛莱克(Arthur Fleck)由Joaquin Phoenix饰演,老戏骨Robert De Niro也有份演出。导演Todd Phillips也有份编写剧本。Todd Phillips早期拍过纪录片,还拿过奖;他有份参与编写故事的《波拉特:为建设伟大祖国哈萨克斯坦而学习美国文化》(Borat)曾获提名第79届(2007年)奥斯卡金像奖但没得奖。

《小丑》在今年的威尼斯影展上首映,并获得该影展的最高荣誉——金狮奖。对于这部电影的评价褒贬不一,赞赏的人认为这是一部经典杰作,但也有人批评这部电影鼓吹反社会的暴力行为。

很肯定的是,《小丑》这部电影有别于过去十年来充斥电影院的改编美国漫画的超级英雄电影,如漫威电影宇宙和DC扩展宇宙等众多令人目不暇给的电影。这部电影既没有用大量电脑特效去堆砌空洞庸俗的剧情,也没有典型“正派”与“反派”的对立,虽然电影中有一些部分还是有点通俗剧的陈腔滥调(如亚瑟要找回“亲生父亲”相认的情节)。

2019年10月13日星期日

《2020年财政预算案》:人民所面对的问题仍然令人担忧


文/再也古玛(Dr. Jeyakumar Devaraj)(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全国主席)

政府提出的《2020年财政预算案》,尽管受到既有限制,在管理政府财务上整体上看起来还算相当负责任,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PSM)对此表示肯定。我们可以观察到政府用在教育、医疗、房屋等方面的社会开支,保留了生活援助金及发放给农民和渔民的补助。我们也肯定政府支持马来西亚中小企业及尝试解决该领域不平衡发展并增强中小企业能力的努力。政府采取数项环保措施相当不错,如添购500辆电动巴士以提升公共交通、拨款改善森林管理以及防治水灾计划。

2019年10月4日星期五

厄瓜多尔:群众示威抗议IMF傀儡实行紧缩措施



厄瓜多尔爆发声势浩大的示威浪潮,反对该国总统莱宁.莫雷诺(Lenín Moreno)所推行的最新紧缩措施。

2019年10月1日星期二

专访一位在香港抗争运动后方支援的男师奶



过去数个月来,香港爆发了规模浩大的群众抗争浪潮,引起全球瞩目。《社会主义报》尝试访问当地的社运人士,希望让大家可以从主流媒体以外的视角窥探香港的这场政治危机及群众抗争。

我们通过媒体镜头和报导,看过了不少目前发生在香港人抗争最前线的各种暴力冲突,那么运动的大后方又是什么样的情景。

这是第三篇专访,而这次《社会主义报》访问了在运动后方扮演支援角色的男师奶——梁宝龙。

《社》:《社会主义报
龙:梁宝龙,男师奶,三十岁开始照顾女儿,六十岁左右照顾孙子。笔名“龙少爷”,长期研究工人运动史,近著有《争尊严:香港海员大罢工史》。


2019年9月30日星期一

印尼: 学生示威浪潮再起



印度尼西亚最近爆发声势浩大的学生示威浪潮,反对政府推动的数项修法,包括侵蚀民主空间且歧视弱势群体的刑事法典修订案、削弱肃贪委员会的肃贪委员会法案,以及为保护投资者而牺牲底层人民权益的土地法案、采矿法案等。这是一场对抗寡头势力侵蚀印尼民主改革的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