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1日星期一

 社会主义党与第15届全国大选


于2022年11月举行的马来西亚第15届全国大选,见证了我国史上第一个选后悬峙议会的诞生。三大主要政党联盟——希望联盟(希盟)、国民阵线(国阵)及国民联盟(国盟),没有一个获得过半议席。



竞选期间来势汹汹誓拿下布城联邦政权的希盟,只赢得82个国席(比国会解散前的90席及土团党仍在希盟时的上届大选113席还要少),尽管是国会内第一大阵营,但是距离半数议席仍有一段距离。建国以来长期执政而只在2018年大选后在野两年的国阵,遭遇该阵营选举史上最大的挫败,只拿下30席,比国会解散前42席及上届大选的79席少了很多,被贬为居于希盟和国盟之后的“第三势力”。跟国阵有选举合作协议的沙巴人民联盟也只拿下6席。国阵这次的战绩比上届大选第一次失去联邦政权时的成绩还要差,是选民唾弃巫统国阵贪腐的致命一击。部分巫统最高领袖以为国阵可以复制2021年马六甲州选和2022年柔佛州选在没有拿到过半票数也能赢得超过三分二议席的策略,急于逼宫原任首相伊斯迈.沙比里提早解散国会,但却万万没想到会上演滑铁卢。这是一场比2018年更强烈的针对巫统国阵贪腐政客的反风。不过,这场强烈的反风,并没有将选票吹给安华领导的希盟,反而是吹向更为保守右翼民粹的国盟那边。国盟一举拿下73个国席,成为议会第二大政党联盟,而国盟成员党伊斯兰党更是以49席成为国会内单独掌控最多议席的政党。马哈迪领导的祖国行动联盟,不仅全军覆没,而且其百多个候选人全部失去按柜金,包括马哈迪自己,标志着政治强人马哈迪时代的正式落幕。这是我国政党政治的一次大洗牌,也让我国进入“新的”政治时代。

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PSM)也参与了这次全国大选,不过只竞选一国一州两个议席。在跟希盟的选举合作谈判破局后,社党选择在没有跟任何主要政党联盟合作的情况下单独参选,并只在巫统国阵的堡垒区上阵。社党派出森美兰党员苏笛纳(S. Tinagaran)竞选林茂区国席,而社党副秘书长兼霹雳州秘书白华敏(Bawani KS)则上阵竞选霹雳州亚亦君令州席。

尽管竞选的议席就只有两个,但是社党志在通过参选为我国实现政治、经济、社会改革的努力注入新气息。当所有的政党为了赢得议席及掌权而斗个你死我活之际,社党更专注在选举期间突出底层人民所面对的问题。

在三大主流阵营为了政权而厮杀的大选氛围中,社党单打独斗,战绩早已在意料之中。无论如何,社党的助选志工们仍然充满活力地助选。社党在竞选期间提出不少底层人民的议题和政治主张,包括合约工、农民、原住民、房屋等议题。许多人在选举期间给予社党财务上、人力上及精神上的支持。

社党林茂国席候选人苏笛纳,获得779张选票,得票率为0.71%;社党亚亦君令州席候选人白华敏,则获得586张选票,得票率为2.50%。尽管都失去按柜金,社党的战绩比起其他也是没有加入任何主流联盟的小党好得很多。就拿人民党来作比较,该党竞选16个国席,最好的成绩是依占上阵的八打灵再也国席,也只有1.40%得票率,而其次为郑雨周上阵的升旗山国席(1.03%),然后其他候选人的得票率都少过0.5%。

社党两位候选人,在个别选区的五角战中,得票都多过斗士党,居于三大联盟候选人之后排位第四。白华敏在亚亦君令的得票率,高于社党在2019年士毛月州席补选(2.16%)和2022年柔佛州选依斯干达城州席(1.76%)的得票率。有趣的是,社党在其中一个票箱(saluran)的得票还多过国阵!

社党不是一个因选举而诞生的政党,也不是一个为了选举而存在的政党。社党的终极目标是透过由下而上组织人民力量,推动进步与解放的社会改革。尽管社党竞选很少议席,但是善用选举的平台宣扬有别于主流政党的政治主张及突显底层人民的议题。因此,就算只是竞选一国一州,社党也提出了一点都不马虎的《竞选宣言》。社党的竞选宣言,罗列了建设一个更民主、更进步且更包容的社会之政策主张。社党也利用竞选的机遇,在新的地方开拓基层工作。

在政党政治重新洗牌的“新时代”,加上人民将继续面对重重危机以及右翼民粹政治撕裂社会的威胁,社党肩负着更重大的政治任务,需要更努力地去建设一个真正赋权底层人民并实现真正社会解放的替代选择。

2022年11月2日星期三

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第十五届全国大选宣言

 


 

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希望通过参加第十五届全国大选,为我国实现政治、经济、社会改革的努力注入新气息。

我国当前正面临多重社会危机:全球经济危机、新冠疫情所造成的卫生健康危机、危害人类生存的全球气候危机、普罗人民的生活无保障、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人民对当下国家行政体制的不信任,以及分裂人民的极端主义政治势力肆虐等。包括工人、农民、渔民、失业者、学生、小贩、小商家、B40及M40群体等在内的草根人民,正是首当其冲承受这所有一切危机后果的群体。

然而,直到今日的政府依然无法有效解决这些问题并提出永续的出路,这主要是因为直到今日任何执政的政府皆无法落实有意义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改革,以奠下解决人民问题的基础。

因此,我国需要可以为困扰普罗人民的问题提出解决方案的崭新政治力量。我们需要真正在国会和州议会内代表草根人民的声音。

诞生自草根人民抗争并一直为草根人民发声的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立志将草根人民的声音带进我国的议会内。国会和州议会内铿锵争取改革的草根声音,将是敦促任何掌权政府的力量,以落实可以有效解决人民问题并保障社会福祉的改革。民声民心,实干奋进!

2022年5月2日星期一

以社会主义为替代选择,为更美好的世界而奋斗(东南亚左翼2022年五一劳动节联合声明)

 


 以社会主义为替代选择,为更美好的世界而奋斗

——东南亚左翼2022年五一劳动节联合声明

2022年5月1日

随着世界深陷冠状病毒病疫情逾两年,气候危机持续恶化,威胁着地球上人类的生存,包括东南亚在内的全球工人,成为全球资本主义体制无法保障民生福祉的主要受害者。 

世界各地的严重经济衰退,已造成愈来愈多人陷入贫困、失业及缺乏社会保障的处境。即使是有工作人士,也面临工作不稳定及收入减少的问题。

当帝国主义国家和区域势力为了追求本身的地缘政治利益而不断推动战争,不惜以面临粮食危机与其它困境的普罗群众生命为代价之际,劳动人民和贫苦人民的严峻处境日益恶化。

资本主义未能保障人类享有一个宜居的地球和未来。将利润置于人民之上的资产阶级统治精英正把世界推向气候灾难、更多战争及进一步加剧全球不平等的悬崖。我们有必要持续打造一个由下而上的人民运动,拒绝并反抗资产阶级统治,以一个基于人民民主、团结互助与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选择取代压迫的且由利润为导向的体制,同时保障可持续生活,并于自然环境和谐共存。

我们庆祝五一劳动节,是在提醒我们关于打造工人阶级团结、由下而上组织和动员的重要性,以继续我们反抗剥削且搜刮地球资源的资本主义体制之抗争,并实现解放的社会变革。

2022年2月27日星期日

反对俄罗斯侵略乌克兰战争

 


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PSM)强烈谴责俄罗斯军事入侵乌克兰。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行为是不可接受且令人愤慨的,因为不仅违反国际法,而且还为乌克兰和俄罗斯人民带来灾难性的后果。这场战争正为东欧带来人命、经济和环境的破坏,也威胁到全球范围的和平。

俄罗斯军队向乌克兰发动的军事入侵,展现了普京政权的民族主义沙文主义本质。这非但对普京所谓的“去纳粹化”毫无作用,相反的,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领土只会助长乌克兰及其它地方的反俄罗斯极右翼民族主义情绪。

在谴责俄罗斯毫无忌惮侵略乌克兰的同时,我们也不应免去好战的美国之责任,正是美国积极推动二十世纪冷战遗留下来的古董——北约——向东扩张至俄罗斯边境,加剧并激化如今的紧张局势。

战争从来不是解决地缘冲突的办法,而军事解决方案只会导致更多的冲突。只有各方相互尊重的外交,才能解决错综复杂的区域安全问题。

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将进一步压制乌克兰和俄罗斯境内原本已经萎缩的民主空间,为任何挑战这两国寡头资本主义统治的进步社会运动带来破坏。

因此,我们呼吁:

  • 立即从乌克兰撤离所有俄罗斯军队;
  • 回归外交,以和平且相互尊重的方式解决冲突;
  • 尊重乌克兰人民民主自决的权利,生活在顿巴斯地区的人民也应享有这权利;
  • 北约必须停止向东扩张。

我们也向勇敢反战的俄罗斯人民致敬并表达声援,尽管面对俄罗斯日益专制政权的打压,他们仍然上街抗议。

当世界正面临全球卫生危机、日益加剧的社会经济不平等及灭绝级别的气候危机时,人类不需要另一场帝国主义战争。

2021年9月21日星期二

阿富汗:帝国主义炮制的地狱

(图:Rahmat Gul / AP

 美帝国主义势力以打击恐怖主义和欲在阿富汗建设民主为由,占领了这个中亚国家近20年之久。然而,当美军及其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的盟友在不久前撤离阿富汗时,塔利班在短短时间内就从美国扶持的阿富汗中央政府手中夺取了该国的政权。塔利班重新统治阿富汗,标志着美帝国主义在 21 世纪迄今最为令人尴尬的失败。

美军在阿富汗的失败并不是因为塔利班的军事实力强大,也不是因为阿富汗人民的鼎立支持这个武装组织,而是因为美帝国主义在阿富汗的政策失败所致,结果催生一场人道主义灾难。

2021年5月1日星期六

2021年五一劳动节宣言:就业有保障,生活添免疫


 

2021年五一劳动节宣言
就业有保障,生活添免疫


新冠肺炎疫情、紧急状态及经济危机,是我们迎接今年五一劳动节之际的最大挑战。

冠状病毒病疫情不仅仅是公共卫生危机,也是经济危机、就业保障危机、失业危机、粮食危机及饥荒危机。

大部分非正规劳工、移工及难民面对大规模解雇、无理扣薪、歧视、强迫性及残酷的减工状况。

疫情期间,资本家的利润不断,而当权者持续在紧急状态下受掩护。对于劳工群体,就业保障就是生活的疫苗,即让他们在这充满挑战期间维持生存和家庭生计的最大支柱。

我国《联邦宪法》及《世界人权宣言》赋予所有人享有就业保障的权利。这是劳工维持生活的疫苗。

2021年4月30日星期五

2021年五一劳动节联合声明

 


东南亚左翼2021年五一劳动节联合声明

通过人民团结互助、民主与社会保障,让工人免疫于野蛮的资本主义病毒侵害


(这份联合声明由东南亚左翼党团起草,并获得来自东南亚及其他地区的团体联署。)

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肆虐逾一年后,世界各地的劳动人民在未能保障人民性命和生计的全球资本主义体制下受尽苦难。这场疫情在世界范围内引发了严重的经济衰退,愈来愈多人失业或面对收入减少的困境。这场危机加剧了社会的不平等和不公义。

2021年3月18日星期四

巴黎公社150周年祭

 


2021年是巴黎公社革命150周年。 

1871年的巴黎公社,是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尽管巴黎公社仅仅存在了72天就在资产阶级的残酷血腥镇压下结束,但是这场革命还是启发并激励世界各地的工人运动为实现劳动人民的自我解放而抗争到底。 

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中如此写道:“工人的巴黎及其公社将永远作为新社会的光辉先驱而为人所称颂。它的英烈们已永远铭记在工人阶级的伟大心坎里。”1871年巴黎公社向世人展现了工人阶级不仅可以从资产阶级手上夺取政权,而且更证明夺取政权是实现社会解放的重要一步。恩格斯则于1891年在《法兰西内战》的《导言》中写道:“近来,社会民主党的庸人又是一听到无产阶级专政这个词就吓出一身冷汗。好吧,先生们,你们想知道无产阶级专政是什么样子吗?请看巴黎公社。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

2021年3月7日星期日

女性与社会解放


人类社会是由男性、女性及其他性小众所组成。因此,社会发展的进程,并不仅仅是由单一性别的群体所能完成的,而是由不同性别的人们经过各种努力所促成。尽管人类“文明”社会的大部分历史被父权制所支配,但是女性在创造历史上仍然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不仅仅是作为贡献给社会经济发展的劳动力,也经常是社会解放抗争的先锋。父权制思想在阶级社会上的支配,并无法阻止女性为追求自身甚至人类社会的解放而继续抗争。

 

2020年12月30日星期三

2020年:抗争持续的一年


2020年对于全世界人民来说,是充满艰巨挑战及威胁的一年。从中国武汉爆发并蔓延全球的冠状病毒病疫情,让全世界在过去一整年陷入哀鸿遍野的惨况。踏入岁末,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威胁未见缓和的迹象,而全球累计感染人数已超过8000万,而因冠状病毒病而死亡的人数也超过170万。除了危害世界各地人民的健康与性命,冠状病毒疫情也为世界经济造成巨大破坏,加剧全球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成为二十一世纪人类社会历史的转折点。

冠状病毒疫情的肆虐,暴露了全球资本主义体制的严重问题。与此同时,多个国家的政府在应付疫情上的无能,再加上采取高压的手段去处理各种深重的社会危机,进而衍生更多问题。不过,来自民间底层群众的反抗不曾停止。世界各地为争取真正民主与社会正义的人民抗争此起彼落且波澜壮阔……

在2020年结束并迎来2021年之际,且让我们回顾一下2020年发生在全世界各地的部分重大抗争运动或事件。(排名不分先后)
 

2020年10月16日星期五

声援泰国人民争取民主

 

亚洲地区左翼党团联合声明:

反对泰国政府镇压民主运动
声援泰国人民争取民主

2020年10月15日

自今年二月以来,一波由学生发起的民主示威浪潮席卷泰国。这波示威浪潮结合了新一代的社运人士与前红衫军,甚至部分黄衫军中不满的人士也加入其中。泰国这波民主运动要求:1)巴育政权的下台及新的且自由公平的选举;2) 民主的宪制改革;3)让王权置于法治之下的改革,限制王室特权,并终结使用诸如冒犯君王罪恶法打压异议。

泰国首相巴育于今日凌晨颁布新的紧急状态,禁止五人以上的集会,禁止发表危害国家安全与秩序的信息。政府出动军警暴力驱散示威者。警方对示威者的共识自10月13日下午开始,阻止当时来自东北地区的民主人士在曼谷市区架设帐篷。警方强行拆除帐篷并逮捕约20人。警方也于10月15日清晨在政府总部前暴力清场。多名社运人士已被逮捕。我们担忧会有更多的镇压。

2020年5月10日星期日

重启经济,照常营业?


稿于2020年5月4日(刊载于《当今大马》2020/5/7《星星之火》专栏

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肆虐全球,我国马来西亚也无法幸免。在疫情仍未消散之际,全球经济危机已经接踵而来。国际货币基金已预测全球可能出现自19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萧条。国际劳动组织甚至担忧,全球经济因冠状病毒疫情而放缓,意味着在非正规经济领域中就业的16亿工人(如合约工、零工、自雇人士等)将面临失业风险,相当于将近全球劳动人口的一半。

冠状病毒大流行爆发以来,全球多国政府采取各种各样的防疫抗疫措施,包括封城、行动管制、停工、停课等,导致大部分经济活动停摆,而经济生产链和供应链也大受影响。各大航空公司因游客量剧减而开始大规模裁员,酒店业和旅游业深受打击而出现倒闭风潮,工厂停工停产也让工人收入大幅度缩水,而资本家自己相互剥削的(注1)股票市场也哀鸿遍野。随着疫情在部分国家逐渐舒缓,包括马来西亚,有关国家的政府也迫不及待要恢复经济活动,有者战战兢兢,有者则不惜面对另一波疫情冲击的风险去“重启”经济。不过,如果认为经济“重开”后会在未来数个月内迅速地恢复到疫情爆发前的程度,其几率比冠状病毒病疫苗研发成功前不会再次爆发疫情还要来得低。

在爆发疫情后,加上实施行动管制令,我国政府推出一系列所谓的“关怀人民经济振兴配套”,尽管在某个程度上能够在疫情高峰与行管令期间舒缓中低收入人民的困境,但是就中长期来说,仍然不足以应付全球经济衰退对普罗人民的冲击。

2020年5月1日星期五

重重危机当下为劳动人民建设更美好未来(2020年五一劳动节联合声明)



2020年五一劳动节联合声明

2020年5月1日

重重危机当下为劳动人民建设更美好未来


(这是由东南亚左翼政党与劳工团体所联合起草的声明,并获得来自东南亚区域内外团体的支持联署。)

过去数个月来,世界深受冠状病毒大流行疫情影响并瘫痪。东南亚国家也无法幸免。这场影响广大人民的公共卫生危机,是在生活各个领域繁衍社会不平等与不公的更深重全球资本主义危机的一部分。这场疫情爆发之际,全球已正在面临气候危机,而也在催化着另一场危机——可能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严重的经济衰退。

工人阶级和贫困人民是最受这场冠状病毒疫情冲击的群体。除了威胁着普罗人民的健康与性命,疫情也造成东南亚区域的大批工人阶级和贫困人民失去收入及失业。工人面对被裁减或解雇,以及被迫减薪。与此同时,零工经济中的工人却继续冒着性命受威胁的风险在缺乏适合防疫装备下工作。移徙工人、难民、非正式部门工人、日薪工人及其他许多工人,是统治阶级处理疫情不力的首当其冲者。受疫情影响国家政府所实行的好些社会援助项目,却远不足以减轻劳动人民和贫穷社群的困境和苦难。

不断推动公共服务私有化与商业化并取消管制金融资本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已严重削弱我们面对社会危机的社会免疫力。过去四十年对公共医疗保健的侵蚀,已严重削弱政府有效应付当前危机的能力。

在最近这场瘟疫大流行危机中,我们见证了一些国家的政府利用危机,通过增加军方和警察的权力,去加强打压劳动人民和弱势群体的力度。不断增加的国家监控,也在巩固这些政府的专制本质。我们不应允许高压政府利用疫情作为压缩民主空间及镇压人民运动的借口。

随着多重危机在国际层次上爆发,资本主义经济将无法“照常营业”。这正是时候我们重新思考并挑战现有的经济模式。当前的经济模式已造成贫富之间的差距日益扩大,并让工人阶级在疫情当下承受最严重的打击。是时候我们共同建立跨越国界劳动人民之间的团结互助,以推动社会经济方向的改变,保障并改善社会上每个人的生活素质。

今年的五一劳动节,适逢这场全球危机,提醒着世界各地的工人阶级,我们争取一个更公平、更安全且更好的世界之抗争,若没有劳动人民为要求真正社会改变而团结互助、组织并动员起来,是不可能成功的。

2020年4月22日星期三

冠状病毒、经济萧条与资本主义



 稿于2020年4月14日


在中国中部的江汉平原上,长江的滔滔江水奔流过这么一个地方:位于长江西北岸的汉阳县,流传着钟子期和俞伯牙《高山流水》的知音故事,这里曾经是工业重镇,清朝末年洋务运动时期是“汉阳造”步枪的生产地;同样位于长江西北岸、汉阳县北上一点的汉口,是个商业集中地,英国、俄国、法国、德国和日本曾在此设立租界,民国时期有“东方芝加哥”之称,曾是1923年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的现场,那场罢工遭到军阀吴佩孚镇压,在汉口活动的林祥谦、施洋等工运人士遭到杀害;隔着长江的对岸,位于宽阔江水东南岸的武昌,则是政治中心,百年前更是处于时代剧变的风眼,成为推翻清朝统治的辛亥革命之爆发点。汉阳、汉口及武昌,组成了所谓的“武汉三镇”。1926年11月,国民党领导的北伐军攻下原本由北洋军阀控制的武汉三镇,将三镇合并成一个城市。1927年,国民党“左派”将国民政府迁至武汉,让这座城市当了六个月的中华民国首都,跟蒋介石另组的“南京国民政府”分庭抗礼。1938年,为期四个月半的武汉会战,死伤人员数十万计。1967年文革高潮时期,武汉街头成为造反派“工总”与“百万雄师”发生激烈流血冲突的战场......

 历史上曾处于战乱、动荡与革命中心的武汉,在迎来二十一世纪的二十年代之际,则成为了席卷中国甚至全球的传染病大流行爆发地。2020年由武汉开始爆发的“病毒革命”,已为全世界带来巨大的冲击,包括当今地球上最强大的国家,无论是老牌的帝国、早已没落的帝国还是新兴强国,都无法幸免。封城、隔离、限制行动、禁止聚会、社交疏远,已经变成不少地方的“新常态”。世界各地人们的生活形态出现了显著变化,而好些底层人民的情况更是愈加恶化。世界因一场冠状病毒引起的传染病大流行,再次处于历史的转捩点。

这场“病毒革命”——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又称“武汉肺炎”)的肆虐,在全球范围牵引出更深重的危机。冠状病毒病的大流行,固然是带来了威胁无数人民生命健康的全球公共卫生危机,但是真正造成全球灾难的,是资本主义。或者更直接一点,资本主义就是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