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7日星期五

2017年荷兰大选:极右排外势力步伐受阻?

2017/3/17

荷兰于2017年3月15日举行大选,通过政党名单比例代表制投票方式选出国会下议院全部150个议席。选前支持率不断攀升的极右政党——基尔特.威尔德斯(Geert Wilders)领导的自由党(Partij voor de Vrijheid,缩写PVV),“雷声大,雨点小”,所取得的席位没有如逾期般多,极右翼排外势力挺进当权的忧患暂时得到舒缓。“绿色左派”(GroenLinks)成为这次大选的最大赢家,取得该党成立28年来最好的选战成绩。不过,跟欧洲其他国家类似的情况,在全球资本主义危机下荷兰的政治右倾趋势仍然强劲,而左翼实际上仍没有取得大突破。



马克.吕特(Mark Rutte)领导的原执政联盟主要右翼政党——自由民主人民党(Volkspartij voor Vrijheid en Democratie,缩写VVD),尽管比2012年大选少了8个议席,但仍然以33席稳当议会第一大党,其得票率为21.3%(较上届跌了5.3个百分点)。吕特及其领导的人民党,为了跟近年崛起的极右翼PVV竞争,其政治主张与政策也日益进一步右倾,跟随PVV的排外、反伊斯兰脚步起舞。吕特领导的人民党,在主张恐伊斯兰种族主义上乐此不疲,还经常拿寻求庇护者开刀。大选前,荷兰与将在一个月后举行宪法公投的土耳其爆发外交风波,两国政客借此去捞取选票。吕特领导的联合政府驱逐土耳其大使,以此次风波挽回了其被威尔德斯超越的劣势。

威尔德斯领导的PVV,打着反移民、反伊斯兰的右翼民粹主义旗帜,并主张荷兰举行公投脱离欧盟,在选前声势高涨,成为了人民党的主要对手。PVV以13.1%得票率(增加3个百分点),拿下20席,比上届大选增加了5席,所得比预期的成绩差了很多,但仍然成为议会第二大党。PVV在选前的民调中,曾领先人民党。吕特已在选前拒绝跟PVV组成联合政府。PVV的挺进势头在这次大选中被挡住,但这并不表示欧洲极右势力受挫,毕竟PVV的得票和议席已有所增加(尽管并不比2010年的24席来得多),而且执政的右翼势力也愈来愈右倾。荷兰与欧洲的政治前景仍然黯淡。

原本跟人民党组成联合政府的工党(Partij van de Arbeid,缩写PvdA),破了该党本身于2002年大选创下的败选纪录,遭遇了该党史上最惨烈的败仗。工党所得议席剧跌29席,仅剩下区区9席。这比之前最差的23席(2002年),还要少了14席。工党的惨败,已是意料中的事情,而且败得合情合理。这是工党过去多年来支持右翼政策及背叛其本身“社会民主主义”理念的报应。在过去4年来,以社会民主之名行新自由主义之实的工党,在吕特领导的联合政府内,跟右翼势力推动亲资本的政策,进一步让该党在工人阶级中的声望剧跌。工党在吕特领导的内阁中占据了好些重要的职位,包括杰洛.戴松布伦(Jeroen Dijsselbloem)担任的财政大臣,是欧盟内推动紧缩政策的主要人物,造成希腊经济崩溃的推手之一,也是荷兰政府削减医疗与社会保险开支的“监工”。

主张生态主义、社会包容、支持难民的左翼政党——绿色左派,不仅取得该党史上最好选战成绩,也因工党的自我毁灭而超越工党,成为荷兰议会内最大的左倾政党。绿色左派以8.9%得票率(比上届增加6.6个百分点),赢得14席,比上届大选增加的10席。绿色左派的得票率及议席增长,是所有参选政党中最高的。绿色左派是于1989年由荷兰共产党、和平主义社会党、激进者政治党及福音人民党合并下成立。绿色左翼在这次大选中善用社交媒体进行竞选宣传,加上该党在经过多年向新自由主义妥协后重新建立其左翼根基,而赢得了民众的支持。绿色左派领袖杰西.克拉佛(Jesse Klaver),年仅30岁,以一股朝气蓬勃的形象,为被极右政治阴影笼罩的欧洲政治带来新的气息。绿色左派在选前举行了荷兰近年来罕见的大规模造势集会,显见荷兰民众对左翼政治仍然有着极大的期待与支持,而这也是阻挡极右翼势力扩张的希望。拥有摩洛哥及印尼血统的克拉佛,在24岁时就当上议会,而他于2015年成为绿色左派党魁后,该党的成员激增7000人,近半新党员年龄30岁以下。克拉佛正好就是跟威尔德斯完全对立的政治象征。克拉佛曾多次强调,威尔德斯所主张的极右翼民粹主义,才是荷兰多元主义文化及传统的真正威胁,而不是穆斯林移民。

以番茄为标志的另一左翼政党——埃米尔.卢默(Emile Roemer)领导的社会党(Socialistische Partij,缩写SP),并无法在工党的惨败中取得新的突破,只能拿下14席,比上届还少了1席。社会党的得票率为9.2%,较上届大选微跌0.5个百分点。这个从毛派共产党演化而来的民主社会主义左翼政党,曾经因其扎实的地区组织工作而在政治上取得令人鼓舞的突破,但是无法在2006年高峰期(赢得25席)后进一步扩大影响力,着实令人惋惜。社会党党内正面临着组织革新及民主化的挑战。

在属于左倾政治光谱上的其它政党党中,爱护动物党(Partij voor de Dieren,缩写PvdD)取得5席(增加了3席),从工党分裂出来的反种族主义政党——思考党(DENK),则拿下3席。工党所失去的29席,并没有全部流向左倾政党,共有14个“左”的议席因此蒸发。

右翼政党党中,基督教民主呼唤(Christen-Democratisch Appèl,缩写CDA)赢得19席(增加6席),民主66(Democraten 66,缩写D66)也取得19席(增7席),两党曾为议会第三及第四大政党,有机会跟人民党组成联合政府。比PVV更右的民主论坛(Forum voor Democratie,缩写 FvD),首次参选也拿下2席。看来尽管旗帜鲜明反伊斯兰、反移民的极右翼政党将被排除在外,但是荷兰将继续由右翼联合政府执政,实行更多削弱福利国制度、赋权予资本财团及排斥多元文化主义的政策。

荷兰左翼在资本主义危机及极右翼声势逼人的情况下,无法在选举中取得更多的支持,主要是荷兰民众并不像希腊及西班牙的民众那样在政治上积极。左翼政治的发展,需要的是积极参与政治及在社会抗争动员中建立起阶级意识的民众。如何激发民众的政治积极性,以及组织激进的政治抗争,是左翼政治力量必须克服的挑战。

1 条评论:

  1.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比特币的优势 无涨跌幅限制等优势,使投资者更快、更多获利 多家顶级科技公司正在研究开发 比特币自由透明的区块链技术,这将被视为金融界的重大突破。 比特币和股票类似,都是通过赚取差价获利 比特币不仅能做多,还能做空,最高提供5X杠杆 无涨跌幅限制等优势,使投资者更快、更多获利 多家顶级科技公司正在研究开发 比特币自由透明的区块链技术,这将被视为金融界的重大突破。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