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21日星期二

阿富汗:帝国主义炮制的地狱

(图:Rahmat Gul / AP

 美帝国主义势力以打击恐怖主义和欲在阿富汗建设民主为由,占领了这个中亚国家近20年之久。然而,当美军及其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的盟友在不久前撤离阿富汗时,塔利班在短短时间内就从美国扶持的阿富汗中央政府手中夺取了该国的政权。塔利班重新统治阿富汗,标志着美帝国主义在 21 世纪迄今最为令人尴尬的失败。

美军在阿富汗的失败并不是因为塔利班的军事实力强大,也不是因为阿富汗人民的鼎立支持这个武装组织,而是因为美帝国主义在阿富汗的政策失败所致,结果催生一场人道主义灾难。

2021年5月1日星期六

2021年五一劳动节宣言:就业有保障,生活添免疫


 

2021年五一劳动节宣言
就业有保障,生活添免疫


新冠肺炎疫情、紧急状态及经济危机,是我们迎接今年五一劳动节之际的最大挑战。

冠状病毒病疫情不仅仅是公共卫生危机,也是经济危机、就业保障危机、失业危机、粮食危机及饥荒危机。

大部分非正规劳工、移工及难民面对大规模解雇、无理扣薪、歧视、强迫性及残酷的减工状况。

疫情期间,资本家的利润不断,而当权者持续在紧急状态下受掩护。对于劳工群体,就业保障就是生活的疫苗,即让他们在这充满挑战期间维持生存和家庭生计的最大支柱。

我国《联邦宪法》及《世界人权宣言》赋予所有人享有就业保障的权利。这是劳工维持生活的疫苗。

2021年4月30日星期五

2021年五一劳动节联合声明

 


东南亚左翼2021年五一劳动节联合声明

通过人民团结互助、民主与社会保障,让工人免疫于野蛮的资本主义病毒侵害


(这份联合声明由东南亚左翼党团起草,并获得来自东南亚及其他地区的团体联署。)

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肆虐逾一年后,世界各地的劳动人民在未能保障人民性命和生计的全球资本主义体制下受尽苦难。这场疫情在世界范围内引发了严重的经济衰退,愈来愈多人失业或面对收入减少的困境。这场危机加剧了社会的不平等和不公义。

2021年3月18日星期四

巴黎公社150周年祭

 


2021年是巴黎公社革命150周年。 

1871年的巴黎公社,是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尽管巴黎公社仅仅存在了72天就在资产阶级的残酷血腥镇压下结束,但是这场革命还是启发并激励世界各地的工人运动为实现劳动人民的自我解放而抗争到底。 

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中如此写道:“工人的巴黎及其公社将永远作为新社会的光辉先驱而为人所称颂。它的英烈们已永远铭记在工人阶级的伟大心坎里。”1871年巴黎公社向世人展现了工人阶级不仅可以从资产阶级手上夺取政权,而且更证明夺取政权是实现社会解放的重要一步。恩格斯则于1891年在《法兰西内战》的《导言》中写道:“近来,社会民主党的庸人又是一听到无产阶级专政这个词就吓出一身冷汗。好吧,先生们,你们想知道无产阶级专政是什么样子吗?请看巴黎公社。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

2021年3月7日星期日

女性与社会解放


人类社会是由男性、女性及其他性小众所组成。因此,社会发展的进程,并不仅仅是由单一性别的群体所能完成的,而是由不同性别的人们经过各种努力所促成。尽管人类“文明”社会的大部分历史被父权制所支配,但是女性在创造历史上仍然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不仅仅是作为贡献给社会经济发展的劳动力,也经常是社会解放抗争的先锋。父权制思想在阶级社会上的支配,并无法阻止女性为追求自身甚至人类社会的解放而继续抗争。

 

2020年12月30日星期三

2020年:抗争持续的一年


2020年对于全世界人民来说,是充满艰巨挑战及威胁的一年。从中国武汉爆发并蔓延全球的冠状病毒病疫情,让全世界在过去一整年陷入哀鸿遍野的惨况。踏入岁末,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威胁未见缓和的迹象,而全球累计感染人数已超过8000万,而因冠状病毒病而死亡的人数也超过170万。除了危害世界各地人民的健康与性命,冠状病毒疫情也为世界经济造成巨大破坏,加剧全球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成为二十一世纪人类社会历史的转折点。

冠状病毒疫情的肆虐,暴露了全球资本主义体制的严重问题。与此同时,多个国家的政府在应付疫情上的无能,再加上采取高压的手段去处理各种深重的社会危机,进而衍生更多问题。不过,来自民间底层群众的反抗不曾停止。世界各地为争取真正民主与社会正义的人民抗争此起彼落且波澜壮阔……

在2020年结束并迎来2021年之际,且让我们回顾一下2020年发生在全世界各地的部分重大抗争运动或事件。(排名不分先后)
 

2020年10月16日星期五

声援泰国人民争取民主

 

亚洲地区左翼党团联合声明:

反对泰国政府镇压民主运动
声援泰国人民争取民主

2020年10月15日

自今年二月以来,一波由学生发起的民主示威浪潮席卷泰国。这波示威浪潮结合了新一代的社运人士与前红衫军,甚至部分黄衫军中不满的人士也加入其中。泰国这波民主运动要求:1)巴育政权的下台及新的且自由公平的选举;2) 民主的宪制改革;3)让王权置于法治之下的改革,限制王室特权,并终结使用诸如冒犯君王罪恶法打压异议。

泰国首相巴育于今日凌晨颁布新的紧急状态,禁止五人以上的集会,禁止发表危害国家安全与秩序的信息。政府出动军警暴力驱散示威者。警方对示威者的共识自10月13日下午开始,阻止当时来自东北地区的民主人士在曼谷市区架设帐篷。警方强行拆除帐篷并逮捕约20人。警方也于10月15日清晨在政府总部前暴力清场。多名社运人士已被逮捕。我们担忧会有更多的镇压。

2020年5月10日星期日

重启经济,照常营业?


稿于2020年5月4日(刊载于《当今大马》2020/5/7《星星之火》专栏

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肆虐全球,我国马来西亚也无法幸免。在疫情仍未消散之际,全球经济危机已经接踵而来。国际货币基金已预测全球可能出现自19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萧条。国际劳动组织甚至担忧,全球经济因冠状病毒疫情而放缓,意味着在非正规经济领域中就业的16亿工人(如合约工、零工、自雇人士等)将面临失业风险,相当于将近全球劳动人口的一半。

冠状病毒大流行爆发以来,全球多国政府采取各种各样的防疫抗疫措施,包括封城、行动管制、停工、停课等,导致大部分经济活动停摆,而经济生产链和供应链也大受影响。各大航空公司因游客量剧减而开始大规模裁员,酒店业和旅游业深受打击而出现倒闭风潮,工厂停工停产也让工人收入大幅度缩水,而资本家自己相互剥削的(注1)股票市场也哀鸿遍野。随着疫情在部分国家逐渐舒缓,包括马来西亚,有关国家的政府也迫不及待要恢复经济活动,有者战战兢兢,有者则不惜面对另一波疫情冲击的风险去“重启”经济。不过,如果认为经济“重开”后会在未来数个月内迅速地恢复到疫情爆发前的程度,其几率比冠状病毒病疫苗研发成功前不会再次爆发疫情还要来得低。

在爆发疫情后,加上实施行动管制令,我国政府推出一系列所谓的“关怀人民经济振兴配套”,尽管在某个程度上能够在疫情高峰与行管令期间舒缓中低收入人民的困境,但是就中长期来说,仍然不足以应付全球经济衰退对普罗人民的冲击。

2020年5月1日星期五

重重危机当下为劳动人民建设更美好未来(2020年五一劳动节联合声明)



2020年五一劳动节联合声明

2020年5月1日

重重危机当下为劳动人民建设更美好未来


(这是由东南亚左翼政党与劳工团体所联合起草的声明,并获得来自东南亚区域内外团体的支持联署。)

过去数个月来,世界深受冠状病毒大流行疫情影响并瘫痪。东南亚国家也无法幸免。这场影响广大人民的公共卫生危机,是在生活各个领域繁衍社会不平等与不公的更深重全球资本主义危机的一部分。这场疫情爆发之际,全球已正在面临气候危机,而也在催化着另一场危机——可能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严重的经济衰退。

工人阶级和贫困人民是最受这场冠状病毒疫情冲击的群体。除了威胁着普罗人民的健康与性命,疫情也造成东南亚区域的大批工人阶级和贫困人民失去收入及失业。工人面对被裁减或解雇,以及被迫减薪。与此同时,零工经济中的工人却继续冒着性命受威胁的风险在缺乏适合防疫装备下工作。移徙工人、难民、非正式部门工人、日薪工人及其他许多工人,是统治阶级处理疫情不力的首当其冲者。受疫情影响国家政府所实行的好些社会援助项目,却远不足以减轻劳动人民和贫穷社群的困境和苦难。

不断推动公共服务私有化与商业化并取消管制金融资本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已严重削弱我们面对社会危机的社会免疫力。过去四十年对公共医疗保健的侵蚀,已严重削弱政府有效应付当前危机的能力。

在最近这场瘟疫大流行危机中,我们见证了一些国家的政府利用危机,通过增加军方和警察的权力,去加强打压劳动人民和弱势群体的力度。不断增加的国家监控,也在巩固这些政府的专制本质。我们不应允许高压政府利用疫情作为压缩民主空间及镇压人民运动的借口。

随着多重危机在国际层次上爆发,资本主义经济将无法“照常营业”。这正是时候我们重新思考并挑战现有的经济模式。当前的经济模式已造成贫富之间的差距日益扩大,并让工人阶级在疫情当下承受最严重的打击。是时候我们共同建立跨越国界劳动人民之间的团结互助,以推动社会经济方向的改变,保障并改善社会上每个人的生活素质。

今年的五一劳动节,适逢这场全球危机,提醒着世界各地的工人阶级,我们争取一个更公平、更安全且更好的世界之抗争,若没有劳动人民为要求真正社会改变而团结互助、组织并动员起来,是不可能成功的。

2020年4月22日星期三

冠状病毒、经济萧条与资本主义



 稿于2020年4月14日


在中国中部的江汉平原上,长江的滔滔江水奔流过这么一个地方:位于长江西北岸的汉阳县,流传着钟子期和俞伯牙《高山流水》的知音故事,这里曾经是工业重镇,清朝末年洋务运动时期是“汉阳造”步枪的生产地;同样位于长江西北岸、汉阳县北上一点的汉口,是个商业集中地,英国、俄国、法国、德国和日本曾在此设立租界,民国时期有“东方芝加哥”之称,曾是1923年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的现场,那场罢工遭到军阀吴佩孚镇压,在汉口活动的林祥谦、施洋等工运人士遭到杀害;隔着长江的对岸,位于宽阔江水东南岸的武昌,则是政治中心,百年前更是处于时代剧变的风眼,成为推翻清朝统治的辛亥革命之爆发点。汉阳、汉口及武昌,组成了所谓的“武汉三镇”。1926年11月,国民党领导的北伐军攻下原本由北洋军阀控制的武汉三镇,将三镇合并成一个城市。1927年,国民党“左派”将国民政府迁至武汉,让这座城市当了六个月的中华民国首都,跟蒋介石另组的“南京国民政府”分庭抗礼。1938年,为期四个月半的武汉会战,死伤人员数十万计。1967年文革高潮时期,武汉街头成为造反派“工总”与“百万雄师”发生激烈流血冲突的战场......

 历史上曾处于战乱、动荡与革命中心的武汉,在迎来二十一世纪的二十年代之际,则成为了席卷中国甚至全球的传染病大流行爆发地。2020年由武汉开始爆发的“病毒革命”,已为全世界带来巨大的冲击,包括当今地球上最强大的国家,无论是老牌的帝国、早已没落的帝国还是新兴强国,都无法幸免。封城、隔离、限制行动、禁止聚会、社交疏远,已经变成不少地方的“新常态”。世界各地人们的生活形态出现了显著变化,而好些底层人民的情况更是愈加恶化。世界因一场冠状病毒引起的传染病大流行,再次处于历史的转捩点。

这场“病毒革命”——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又称“武汉肺炎”)的肆虐,在全球范围牵引出更深重的危机。冠状病毒病的大流行,固然是带来了威胁无数人民生命健康的全球公共卫生危机,但是真正造成全球灾难的,是资本主义。或者更直接一点,资本主义就是灾难。

2020年4月10日星期五

超越经济振兴配套,大马经济需“新政”!

文/再也古玛(Dr. Jeyakumar Devaraj)——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主席
译/岑建兴

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对大马政府日前宣布的关怀人民经济振兴配套附加措施表示赞许。社会主义党认为该经济振兴配套附加措施已部分回应了针对早前3月27日发布首轮振兴经济配套的批评。在宣布首轮振兴经济配套后,许多企业界的声音批评政府未有足够支持中小型企业(SME)的措施。中小型企业指的是雇用少于150名员工,或/及每年度总销售额少于2500万令吉的企业。中小型企业是我国经济的主干,总共雇用国内三分之二的劳动力。

2020年3月22日星期日

人民健康论坛:政府控制新冠肺炎所应采取的额外措施

人民健康论坛(People’s Health Forum)的代表于2020年3月21日呈交一份备忘录予首相署,建议政府在控制新冠肺炎上所应采取的额外措施。这份备忘录共获得52个公民组织与56位个人联署支持。

2020年3月8日星期日

为何希盟政府会倒台?


文 / 再也古玛(Dr. Jeyakumar Devaraj)(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主席)(英文原文发表于2020年 3月3日)
译 / 周小芳

过去十天来所发生的事情,可能令许多马来西亚人感到困惑。政客间的政治结盟在数小时之内形成与解散,不同的人发表了自相矛盾的声明。但是,当我们观察主要参与者(马哈迪、阿兹敏,安华和慕尤丁)的利益和意图时,就更容易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以下是我的看法。

2020年1月11日星期六

联合声明: 反对向伊朗开战

联合声明
2020年 1月10日

反对向伊朗开战

我们对美国与伊朗之间最近非常严重与危险的冲突升级感到担忧。

2019年12月29日星期日

2019年:反抗的一年


2019年将作为世界人民反抗的一年载入史册。从年头到年尾,从非洲到亚洲还有拉丁美洲,各地人民走上街头,有人被逮捕,有人被催泪瓦斯、橡胶子弹、警棍等国家暴力机器所使用的武器残酷攻击,有人甚至牺牲了性命。在这波澜壮阔的人民反抗浪潮中,有者推翻了独裁专制的政权,有者迫使政府取消原本意欲推行的反人民政策,有者至今仍然前仆后继走上街头争取彻底的社会改变。过去一年,我们也见证了世界各地的青年学生积极动员,为争取气候正义而向全球统治阶级呛声。

2019年席卷全世界的群众抗争浪潮,唤起了我们对过去历史上重大革命浪潮的记忆,无论是1848年革命、1917-1923年以俄国革命为开端的国际革命浪潮、1968年的造反浪潮,还是1989年东欧剧变的示威浪潮还是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2019年将在世界人民抗争历史上留位。

过去一年来,阿尔及利亚、苏丹、伊拉克、加泰罗尼亚、法国、香港、印度尼西亚、印度、智利、厄瓜多尔、海地、波多黎各等地爆发的示威浪潮,尽管起因各有不同,但是这些示威相互影响,无论是在抗争的方向还是示威的手段上。大多数的示威浪潮都是因为民众对压榨普罗人民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所积累的不满,以及追求更大且能真正参与决策的民主空间。

当前世界各地右翼势力的威胁仍然巨大,玩弄族群政治、种族主义、排外、恐同等仇恨政治的右翼政客,仍在美国、英国、巴西、印度等国掌控执政大权,而没执政的国家地区则大搞民粹主义煽动去扩大政治影响力,并且对反对声音的打压手段愈来愈强硬。在右翼扩张的另一端,则是世界各地进步分子和底层人民为挑战资本主义统治权威的社会动员,不断为人民追求社会解放的抗争注入新的气息与动力。

就在送走2019年迎来2020年之际,让我们回顾一下2019年发生在全世界各地的部分重大抗争运动或事件。(排名不分先后)